聯繫我們 登入

婚姻裡,女人要學會「逃跑」

卍☀嘿 2018-02-26 檢舉

昨天文夢第一次動手打孩子。白天的工作沒做完,眼巴巴地盼著孩子入睡後偷出的那兩三個小時,孩子卻像前世的討債鬼一樣,你越著急,他越不聽話。

從九點哄睡,到十點半他還在說話,文夢抬手就在孩子屁股上拍了幾下,關門去書房。

孩子哭聲越來越小,終於睡著了。本來應該安心工作的她,又跑去孩子房間,傻呆呆地看著他淚水未幹的臉,內疚地哭了。

“每個女人結婚後,都被揉成了無數個女神經。”她說。

我告訴文夢,越是忙的時候,越不能把時間浪費在情緒上。孩子打就打了吧,父母又不是聖人,誰能給孩子百分百健康的原生家庭,讓他們的童年沒有一絲陰影?

我經常被問到一個特別難答的問題:作為職場媽媽,如何兼顧家庭與事業。其實我從不覺得單身與已婚有很大區別,或者職場媽媽與全職媽媽是兩個物種。

當你身上背負的東西越來越多,時間與精力變得稀缺時,所有的兼顧都是強求,只有不斷地原諒、接納、放下,才是真理。

“蘭蔻”的繆斯女神卡洛琳在她的《做優雅的巴黎女人》一書中寫到:

做一個什麼都不願意放棄的女子,會有什麼樣的生活呢?混亂——一片狼藉。巴黎女人是自私的,雖然也充滿母愛,但絕不可能忘我,在巴黎,你找不到聖母。

我跟朋友去巴黎的時候,大家對法國女人的看法分成了兩派。

一派認為法國女人一點也不優雅。她們穿白T恤、牛仔褲坐在咖啡館裡,自顧自地喝咖啡看書,孩子在旁邊吃蛋糕,糊了一臉一身也不管。

但我的感覺恰恰相反。

我已經厭倦蠟像般的完美太太。她們像《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》中,還沒開掛的麥瑟爾夫人一樣,丈夫沒起床就起來化妝,不喜歡烹飪卻要假裝烹飪高手。

這不是生活,是演戲。當丈夫終於出軌,戲演完了,麥瑟爾夫人才從蠟像變回真人。

5年前,法國外教Eva對我說,優雅首先是一種鬆弛。女人永遠要擁有一種能力,就是在生活裡當逃兵。

我不理解什麼是逃兵。她笑笑。指著我女兒說:“你看她,才兩歲多,吃東西肯定會弄髒。這10分鐘,你為她擦過3次臉,為什麼不能先好好享受生活,等她吃完再去管她?”

我承認,我想讓別人看到一個優雅女人和天使般的孩子,所以雖然我名義上是出來放風,心思一刻都沒從孩子身上逃離。

Eva還說,自私的女人更容易自信,因為她們不太在乎別人怎麼看。

反觀我自己和身邊的女性,對自己要求都太嚴了,恪盡職守地扮演好每一個角色。

最近看奶茶劉若英的專訪,發現她也是一個喜歡做逃兵的女人。

當家務、工作使人崩潰,她會毫不猶豫扔下爛攤子,跑去臺北東區一間隱蔽的書吧,處理工作上的郵件、文案、創意。

幾個小時後,開車回家,淡淡地對先生說:“其實我今天有點不開心,不過已經沒事了。”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